第二十四章

    近来,轾哲和小衡都有些萎靡不振的。

    本以为会赶上晴天,可是去**的那天还是下雨。

    所以他们吃完饭,早早就出发了。

    从拥挤的首都高速公路,上了关越高速公路后就通畅无阻了。

    雨下得不大不小,轾哲望着窗刷扫动的前方。

    “好像在哪个电影里见过这种镜头。”

    小衡第一次谈起轾哲的家人。

    “你的家庭也一样啊……”

    听小衡说出这么有见地的话,轾哲感到很欣慰。

    “想要得到幸福该怎么办呢?”

    “你有勇气吗?”

    轾哲轻轻点了点头,望着雨水流淌的车窗,小衡喃喃道:“爱上一个人真是件很需要勇气的事。”

    “当然不能去爱一个讨厌的人喽。”

    “可是,一旦结了婚就不容许了。”

    “当然,因为相爱而结婚,可是,人的情感不会一成不变的呀。”

    “就像是二十岁时喜欢的音乐或小说,不喜欢看了一样,二十岁直欢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渐渐不喜欢了,这也是很可能的。”

    “因为既然结婚的时候海誓山盟,那就要履行自己的责任。”

    小衡的问题一个接一个,轾哲都难于应付了。

    雨下个不停。

    轾哲为了打破沉闷的空气,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抓住了小衡的手,小衡靠近了他。

    “你喜欢我什么?”

    刚才的话题太严肃了,她大概想轻松一下。

    “全都喜欢呀。”

    “总有最喜欢的地方吧?”

    “一句话说不清楚。”

    “我要听……”

    对这个不好回答的问题,轾哲想逗逗她。

    “你那么端在,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担心得不得了,就有意接近你……”

    “结果呢?”

    小衡用拳头捶起轾哲来。

    “这都得怪你呀。”

    “你就喜欢这一点?”

    “那好,我就都说了吧。你干什么都很执着,非常要强,有时胆子很大,有时又很软弱,好像有点不平衡的感觉……”

    “我第一次被人说不平衡。”

    “咱们做的这些事能说平衡吗?”

    小衡用手在车窗上画着,说道:“告诉你我喜欢你什么吧。”

    “我有让你喜欢的吗?”

    “也是不太平衡喽。”

    “是吗……”

    “第一次见到你时,就觉得你与众不同。

    “那你……”

    “别打断我,好好听着。”

    小衡往轾哲嘴里塞了一块薄荷糖。

    “我真是看错人了。”

    “看错人?”

    “开始见你那么稳重,那么有绅士风度,我就放松了警惕。”

    那是交往三个月后的事。

    轾哲听了哑口无言,小衡凑过来说:“不过你是个温柔的人。”

    雨势小了一些,下起了雾,路面朦朦胧胧的。

    穿过几条隧道就到了**,雾散去了。十点整,一共走了两个半小时。

    还不到暑假,路上没什么人,只有一个个的自动售货机淋着雨。

    小衡过去常来这里,路很熟,在车站前换了小衡开车,开上了**路后,又走了五、六百米,再向右一拐,就到了别墅。这是一座有年头的别墅了,包围在一片白桦林中。

    “终于到了。”

    把车停在停车场,下了车,只见茂密的树木前面有一座三角形屋顶的西洋式房子,大门亮着灯。

    管理别墅的人叫**,知道他们要来,事先做了准备。

    “小巧玲球的房子吧。”

    正像小衡说的那样,建筑面积虽然不大,可是占地不少,周围都是苍郁的大树。

    “盖了有二十年了,已经旧了。”

    “不过很别致。”

    天黑看不大清,墒面好像是鸵色的,一进大门有一个彩色玻璃装饰窗。

    一进大门,有一个宽敞的客厅,狭长的房间左边有个壁炉。靠壁炉围了一圈沙发和椅子,再往里是厨房,旁边摆着一个木制的餐桌,右边有一个小酒吧。

    他带着参观了一下别的屋子。

    “最近没人来,潮气很大。”

    轾哲说着打开了窗户,放空气。

    真像小衡说的,只要呆在这个地方,谁都不会知道的。

    他们回到客厅,轾哲给壁炉升起了火,虽说是七月中旬了,梅雨季节的寒气还是很大的。

    壁炉的周围堆放了好多劈柴,好像是管理人给准备好的。劈柴燃烧起来后,火苗给房间带来了暖和气,感觉真是到了避暑的地方。

    “我也去换一下衣服。”

    轾哲坐在沙发上凝观看炉火。

    “喝点儿香摈吧。”

    轾哲从酒柜上拿下一个酒瓶,往细长的高脚杯里斟了酒。

    “总算和你一起来了。”

    小衡说着伸出杯子说:“为**的我们干杯!”

    去年年底,小衡的父亲突然病逝,使她非常难过。

    “他常说,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最幸福的。我如果说和你两个人从郊北市逃到这儿来了的话,他会说,好啊,就在这住下吧。”

    两人凝视着火苗,小衡轻轻说道:“火苗也有好多种形状哪。”

    真的,同一块儿劈柴的火苗,有又红又亮,有的又黄又小。

    “我就是那个大火苗。”

    小衡手指着火苗说,她的额头被跳跃的火苗映得红红的。

    夜里,轾哲梦见了小衡的父亲。

    看着黑黑的洞穴中燃烧的火焰,小衡告诉他那是在火化父亲。轾哲一听,合起掌来,火焰越来越小,渐渐熄灭了。

    手表放在楼下了,不知道时间,大概有三点左右吧。雨一直在下,雨点打着床边的窗框,劈里啪啦地响着。

    轾哲觉得身上有些冷。

    轾哲扭头看了下表,是上午八点。

    **有几个地方想去看看,时间有的是,不着急。

    “还下着呢。”

    窗户被厚厚的窗帘遮挡着,所以屋子里光线昏暗,不过外面的风声和雨点打在树叶上的声音还是很清晰的。

    雨已经下了三天了,以往会觉得受天气的影响而忧郁,现在一点儿也没有这种感觉。

    “到这儿来就是不一样,感觉特别好……”

    小衡在镜子前面梳着头,说道。

    **的屋子他们太熟悉了,不免渐渐流于惰性,到这个别墅来度假,使轾哲感到新鲜而有活力。

    “看来不能总是千篇一律的没有变化。”

    “我们要永远保持新鲜的状态。”

    小衡道。究竟能保持到什么时候呢,惰性这个怪物或许已经悄悄潜入他们之间了吧。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快十一点了,四周很静,从树叶上滴落的雨点不断地渗入布满青苔的地面。

    “早饭吃面包行吗?”

    轾哲下了楼,冲了个澡,坐到了餐桌旁。

    早饭是香肠、煎鸡蛋和生菜,还有面包和咖啡。吃完饭已经十二点了。

    小衡很快收拾完,穿了一身天蓝色的套装,准备出发。

    “咱们到哪儿去啊?”轾哲很自然地想到了和文学有关连的地方。

    “你看,那儿有一只白天鹅。”

    顺着小衡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水面上飘浮着几只鸭子,其中有一只白天鹅。

    “它老是单独呆在这儿,不知道是为什么。”

    小衡担心它没有伴儿,太孤单了,而白天鹅若无其事地浮在水面上,像只雕塑一样。

    “也许它不像你想像的那么孤独。”

    轾哲给小衡打上伞,继续往里走。池边一个人影也见不到。

    路越来越不好走,两人只好半路返回,到湖边一个餐厅去喝咖啡。

    晚上轾哲和小衡在离别墅不远的饭店吃了晚饭。这是轻井泽的一家历史悠久的饭店,白色的二层搂建筑,正面有一排木栅栏,与周围的绿树十分和谐,有着避暑地饭店所特有的闲静气氛。

    天刚刚擦黑,两人面对面坐在看得见庭院的窗边,小衡薄薄的上衣下套一条白色的裙裤,这身轻松的打扮,一看就是来避暑的。

    小衡先要了瓶香摈酒。服务生给他们的杯子里注入了琥珀色的液体,小衡拿起杯子,和轾哲碰了一下杯。

    “祝你生日快乐。”

    轾哲一怔,马上笑道:“你没忘?”

    “当然了,你以为我给忘了?”

    今天早上,轾哲想起了自己的生日,见小衡什么也没说,以为她没想起来。

    “谢谢,没想到你会在这为我庆祝生日。”

    “出发的时候,我就想到了。”

    这回轾哲又一次举杯,向小衡表示谢意。

    他们吃的是西餐。小衡点了沙拉和清汤,主菜是虹鳟鱼;轾哲点了金枪鱼和西餐汤,还有香草羊排。

    又喝了几杯香摈后,添加了红葡萄酒,小衡的脸上起了红晕。

    “本想给你定个生日蛋糕,可是觉得这种场合不大合适。”

    当着其他客人的面,是有点太张扬了。

    “多亏了你呀。”

    “从一开始我就对你这点印像很深。比那个谈一念有活力得多,又特别幽默……”

    “其实现在在公司里也是没用的人。”

    轾哲用一种自虐的语气说道。

    轾哲品着葡萄酒,心情开朗起来,也感到肚子有点儿饿了。

    轾哲想吃小衡的虹鳟鱼,就分了一点儿过来,又给小衡的盘子里放了一块儿自己的羊排。

    “两个人能多吃几种,真不错。”

    “并不是谁都可以的吧。”

    “那当然,只有和你才行。”

    在这个餐厅里,有人也许这么看他们,轾哲也不想回避别人的目光。

    现在完全没有了那种不安,被人看不看到全无所谓了。

    事到如今还在乎别人的看法毫无意义。应该珍惜所剩无多的人生,做自己想做的事,实在不行的话就是死也心甘情愿。

    轾哲心里渐渐萌生了一种满不在乎的想法,更确切的说是某种决心或坚韧的意志。

    人一旦改变了价值观,生活方式就会随之改变。以前觉得重要的东西不再重要了,觉得无聊的东西反而宝贵起来了。

    小衡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轾哲解释道:“什么工作都不干,完全自由之后,也许想法还会有所改变。”

    “怎么改变呢?”

    如果一定要个理由的话,可以说是“某种模模糊糊的疲惫感”吧。

    小衡表示很理解。

    “只是不要从此消沉下去,找希望你总是生气勃勃的。”

    “我知道。”

    “你是个有自信的人……”

    “谈不上自信,只是想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为自己而活……”

    “我能理你的心情。”

    透明玻璃杯里的红葡萄酒,血红血红的,小衡看着看着心里涌起了一股勇气。

    小衡望着玻璃杯里的红葡萄酒说道,眼里神采奕奕。

    两个人来了劲儿,你一杯我一杯地喝干了葡萄酒。

    吃完最后一道甜点已经九点多了,他们起身来到了前厅,外面的小雨已经停了。

    “走着回去吧。”

    从饭店到别墅,要走二十分钟左右,轾哲点点头,撑起雨伞,和小衡并肩走出了饭店。

    雨后清新的空气吹在他们发热的脸上,特别的舒服。

    路灯下的柏油马路,湿漉漉的,夜空积着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星星和月亮。

    穿过饭店前的广场,来到一条白桦林荫道上,小衡悄悄地挽住了轾哲的胳膊。

    还不到盛夏时节,四周寂静无声。偶尔可以看见树丛中闪烁的点点灯光。

    大概是为了暑假前的幽静,人们早早就到别墅来度假了吧。

    轾哲也紧紧地挽住了小衡。这个时间谁也不会碰到,既使碰上也不再往心里去了。

    他们走在马路上的咯吱咯吱的脚步声,在夜空中回响着。

    白桦林荫道的尽头,是个三叉路口,他们又进入了一条林荫道。

    小衡想起了白天见到的那副景像。“他们一定很冷吧。”

    “原来是他父亲的别墅,后来由他继承了。”

    “那么他们去的时候,那里没有人吧?”

    “他的妻子已经病故了,孩子们还小,他不去的时候是空着的。”

    迎面开来一辆汽车。

    回到别墅后两人又喝了点儿白兰地,心里都还在想着刚才的谈话。

    小衡向前欠着身子,盯着燃烧的炉火,嘴里喃喃自语着“原来是这样”。

    轾哲无意跟她唱反调。人越是感到幸福,就越希望永远拥有它。

    这回,轾哲问道。

    “你永远不变?”

    “当然不变了。”

    “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决不变心?”

    “绝对只喜欢你一个人。”

    轾哲摁了一下她的锁骨,小衡疼得叫了起来。

    “疼死我了。”

    “最好别说得那么绝对,你也可能变心的。”

    “太过分了,就没有一点信任感吗?”

    “只要活着,就不能断言永远不变。”

    小衡急急他说了这句话后,便沉默了。

    周围静得出奇,别墅笼罩在夜幕中。

    然而寂静之中也会潜藏着声音,像夜空中飘浮的云朵,庭院里树叶的坠落,房屋建材的破损,这些声音重合起来,会发出极其微小的声响的。

    轾哲专心聆听着黑暗中的声响,小衡轻轻问他:“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