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 1 章

    现在已经进入深秋时节,沭阳市城郊的那片天人菊开得正旺,引得无数游人前去观赏,这片天人菊只开放七七四十九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到了第五十日便尽数凋零,称得上是沐阳市的一番奇景。

原本在网络不发达的时候,这片足有十几亩的天人菊花海只有本市人知晓,每到秋季,便会有不少市民前去赏花,这片天人菊花海参观的价格极为便宜,两块钱一张门票,在里面待上一日都成。

不过这一大片花海并不属市政单位所有,而是一户苏姓人家私人所有。

这苏家原本也是大户人家,百年前也是人丁兴旺,不过近几年来苏家人丁凋零,自苏家父母死后,便只留下一个单名为善的小姑娘,然而这名叫苏善的小姑娘,明明已经十九岁,智力却只有十岁孩童一般,父母过世之后,她没有别的谋生手段,只能靠着这片花海每年的门票收入为生。

然而就算是再好看的东西,看了几十年,也就没有什么稀奇了,今年天人菊刚刚开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前来观赏,门票收入不过百十来块,然而就在几天前,一个微博上有数十万粉丝的网红博主在发现了这片花海,拍摄了一组如梦似幻的照片之后,这片已经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花海,便由此成了网红花海。

现在这个时代,网红的号召力惊人,短短几日时间,便吸引来了无数的游客。

围在花海外面的白色栅栏根本挡不住这些前仆后继而来的游人,这些人在花丛之中肆意来回,将那一丛丛茂盛的天人菊踩在脚下,寻找着最佳拍摄地点。

这片天人菊花海爆红不过短短数日时间,原本美得惊心动魄的花海,便被折腾得花叶凋零,不少人赏完花之后,便又掐了一大把的花带回家去。

“不能拔,不能拔!”

“不要弄坏我的花!”

梳着两条麻花辫的小姑娘在人群之中奔走,努力想要阻止这些前来拍照的人毁坏这片天人菊,她嘶声力竭地呼喊着,拼命努力地阻止这些人破坏这片天人菊。

自觉的游客也有,但是更多的是那些认为‘好花堪折直须折’的游客,他们不顾小姑娘的阻拦,将那开得极为灿烂的天人菊采摘下来。

小姑娘的力量如此渺小,她哭喊着阻拦那些人,却根本无法阻止这些想要拍摄美照博取关注的游客。

不过短短七日时间,十几亩的天人菊花海被折损过半,而现在距离七七四十九日,不过才过了十八天。

待到第八日,异变突生,两拨前来这片网红花海拍摄婚纱照的新婚夫妻因为看中的同一处地方拍摄,而争抢起了地盘。

“这地方是我们先看到的,你们凭什么跟我们抢夺?”

“什么叫你们先看到的?你们没见我们的器材都摆放在这儿么?自然是要我们先来拍摄,先来后到懂不懂?”

双方互不相让,争夺着这片地方的使用权,然而双方谁也没有办法说服谁,最后控制不住地大打出手。

原本动手的就只有两三个人,然而到了最后,战斗却升级,双方带来的人纷纷上前帮忙,就连新郎新娘都穿着西服婚纱上前撕扯对方,很肯定这几十个人便形成了混斗,到了最后周围不少拍照的游客也被波及。

明明只是一件小事儿,这些人却像是魔怔了一样,下手毫不留情,一拳一脚似乎都是要将人往死里打。

等到警察来的时候,地上面已经横七竖八地躺了七八个浑身是血的不知死活的人,而周围那些人浑然不觉,仍旧在拼命撕打着对方。

场面越来越混乱,十几个警察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这场乱斗,到最后不得不请特警过来增援,最终才将这场乱斗阻止了,那些地上躺着的伤者被送到医院,其余的人则被带到了警察局之中。

在这些人被带走的时候,谁也没有看见,地上面的那些鲜血浸透进了褐色的土地之中,细微的滋滋声在风中弥漫,仿佛是吸饱了血液一般,周围的天人菊开得更鲜艳了,红色的花瓣如同镀了一层血液一般,美得惊心动魄,秋风突起,卷起地上散落的花瓣,在空中纷飞的花瓣如同有自我意识一般,落入了远处的花丛之中,与此同时,似有若无的呢喃声消散在风中。

两日后,几个警察走入了苏家。

“苏善小姐,本来我们也不想关闭这片花海的,只是现在发生了这样严重的斗殴事件,我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为了保证市民安全,我们警方希望苏善小姐可以同意将这片天人菊收割。”

穿着制服的中年警察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小姑娘,将上面下来的决定告诉了她。

这次事情带来的影响实在是太过恶劣,造成的社会影响极坏,原本只是两个婚纱影楼在争抢位置,结果不知怎么的却变成了数百人的乱斗,这一次大规模的械斗导致超过百人受伤,上面的人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已经下了死命令,要从根源上解决这件事情。

而根源就在苏家所拥有的网红花海上。

其实苏善不过是遭了无妄之灾罢了,本来事情跟她也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现在上面下了命令,必须要在三天之内将这片花海清除掉,以防止再次发生这样子的大规模械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为了保护这片花海,毕竟现在天人菊已经被摘了一大半,若是继续下去,说不定等不到七七四十九天,这片花海也就被人糟蹋完了。

上面的人从多方面考虑,觉得还是将这片花海收割的好,他们过来,说是跟苏善商量,其实不过是通知她罢了。

听到警察说要将这片花海收割的时候,一直都懵懵懂懂的,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苏善脸上瞬间流露出惊恐的神情来,她拼命地摇头,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不能收割,这片天人菊必须开放七七四十九天,不能收割,绝对不能收割,求求你们,不要收割好不好?”

中年警察皱起眉头,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严肃起来:“苏小姐,我们来是通知你的,这片花海必须要收割掉,你损失的门票钱,我们会估价赔偿的,请你支持我们的工作。”

然而苏善却听不进去,她除了说不能收割之外,却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天人菊才开了二十天,还差二十九天,不能收割,绝对不能收割……

然而苏善一个人的力量,在权力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通知下来之后,第二天便有十几个开着收割机的工人进入到了这片网红花海之中。

《吞噬星空之签到成神》

想要阻止挖掘的苏善被负责人客气地‘请’到了一边儿,随着工头一声令下,收割机轰隆作响,朝着前面的花海开了过去。

当看到一簇簇的天人菊被收割机毫不留情地铲除掉的时候,苏善心神巨震,她茫然地抬起头来,只觉得周围那些刺骨的寒气化作银针,刺入到了她的四肢百骸之中,她似乎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地里面呼啸而出,朝着她扑了过来……

完了。

苏善的脑海之中浮现出这两个字,紧接着她只觉得心口一阵剧痛,下一秒钟便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来,之后身体一软,晕倒在了地上。

“苏小姐!”

没有人看到挖掘机将天人菊收过之后,从变得一片狼藉的土地之中冒出来的那些丝丝缕缕的黑色烟雾,那些烟雾凝结在一起,化作了一个淡黑色的人影,还没有等到人影反应过来,一阵巨大的吸力从晕倒在地的苏善身上传来,那个已经成了人形黑色的烟雾不受控制地朝着苏善扑了过去。

在黑色烟雾入体的那一瞬间,苏善的身体霎时间变得一片冰冷,呼吸也断绝了一瞬,不过短短两秒钟之后,她的身体又重新恢复了自主呼吸。

昏倒过去的苏善被负责人送到了医院之中,然而她离开后没多久,天人菊花海中间的位置发生了塌陷。

“天啊,这是什么!“

沐阳市地处平原地带,古时候这里并未有都城建立,然而现在他们却在城郊处发现了一座古墓,根据专家鉴定,这座古墓的形制不属于任何朝代,不过根据仪器检测,这座古墓应该是在一千五百年前建造好的。

谁也没有想到,不过是铲除一片网红花海而已,最后却发现了一座南北朝时期的古墓,这墓穴的占地面积极大,根据推测,应该是属于南北朝时期的某个王公贵族所有。

然而沐阳市并非古都,一千五百年前不过是一片荒野,周围无山无水,怎么会有人把墓地选在这里?

古墓的考察工作进行的如火如荼,一件件陪葬品从墓穴之中被运送出来,那些原本精美的陪葬品在岁月的侵蚀之下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最后从墓穴之中运送出来的,是一具阴沉木制成的棺材。